您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百科知识

香港回归是哪一年几月几日,香港回归是几年几月几日_香港回归的具体时间

时间:2017-06-30 03:16:53  来源:  作者:

  我盼望的是祖国繁荣,我希望的是和谐永在,我渴望的是你日子红火,我期望的是你事业发达。香港回归日,愿祖国强大,愿你永快乐。你知道什么时候是香港回归的纪念日吗?你知道香港回归是几年几月几日吗?接下来,感悟人生网小编跟你讲一下香港回归的具体时间。

  香港回归是指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决定在1997年7月1日对香港恢复行使主权,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政府于1997年7月1日将香港交还给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历史事件。香港回归,标志着中国人民洗雪了香港被侵占的百年国耻,开创了香港和祖国内地共同发展的新纪元;标志着我们在完成祖国统一大业的道路上迈出了重要一步;标志着中国人民为世界和平、发展与进步事业做出了新的贡献。

  邓小平

  1982年1月,邓小平在谈到国家统一模式时明确提出“一国两制”的概念。他表示:“一个国家,两种制度’,就是他们不要破坏大陆的制度,我们也不要破坏他们的那个制度”。“一国两制”的概念正式出台。这也成为后来解决香港问题的基本国策。可以说,没有邓小平创造性提出“一国两制”的构想,就没有今天的香港。

  纵观中英香港问题谈判的整个过程,邓公不管是在台前还是幕后,都是运筹帷幄的灵魂人物。每当谈判陷于僵局,正是邓公的坚定、果敢、务实、灵活,特别是掷地有声的表态,使英方彻底丢掉不切实际的幻想,重新回到谈判桌上来。这主要体现在两方面,一是谈判之初,对于英方提出的“主权换治权”,邓公以“主权问题是不可以谈判的”、“我们不是清政府”的义正辞严的表态,迫使英国人全面退却。主权问题的解决,也为以后的谈判定下了基调。二是关于中国在港驻军的问题。双方曾一度在此问题上陷于胶着,邓公一句“驻军是主权的表现”的表态,将此争论一锤定音。

  邓公晚年一直关注着香港的发展和变化,并期待着其回到祖国的怀抱。邓公多次表达过这样的心愿,希望香港回归后,能“到祖国自己的土地上看一看”。然而,天不从人愿,1997年2月19日,一代伟人与世长辞。此时距香港回归不足200天。

  伟人虽然离去,但遗孀卓琳最终替他完成了心愿,亲眼见到了香港的回归,就像特首董建华在回归庆典里讲到的那样。“在香港举步迈向这个新纪元的时候,我们怀着无限的敬意,追念邓小平先生......我特别高兴卓琳女士能够来香港参加回归的盛世......”

  周南

  1984年1月,时任外交部部长助理的周南,接替姚广出任中英第2阶段第8轮谈判中方代表团团长。当时,英方虽然表示不再坚持对香港的管治权,也“不谋求任何形式的共管”,但却含糊地表示,要谋求与香港的“某种密切联系”,甚至还要求九七后香港要保持“完全自治”。谈判一度陷于僵局。

  为了加快谈判进度,周南担任代表团团长后,在中央的部署下开始“变法”,在正式谈判之外增加了私下接触和非正式磋商。这对加快谈判进程起到了一定作用。最终,1984年9月,周南代表中国政府完成了与英方就香港问题的谈判,并于9月26日与英方代表团团长伊文思草签了《中英联合声明》。至此,历时两年22轮的中英关于香港九七后前途的谈判宣告结束。

  1990年,周南担任新华社香港分社社长、香港特别行政区筹备委员会预委会副主任、香港特别行政区筹委会副主任等职。香港回归后,周南功成身退,卸下了新华社香港分社社长的职务,过起了退休生活。回归前夕,周南在香港出版了《周南诗词选》,学界耆宿赵朴初、饶宗颐、钱钟书等为之或序或跋,影响可见一斑。

  鲁平

  时任国务院港澳办公室主任及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副秘书长,现已退休。八十年代初的中英谈判,鲁平作为中方重要的谈判人和智库要员,经常出谋划策,是中英谈判的关键人物之一。1992年,时任香港总督彭定康推出“新九组”的政改方案,惹来中国政府的不满。鲁平叱责彭定康为“香港历史上的千古罪人”。这一句说话在当时引起轩然大波,被视为香港是否平稳过渡回归的重要标志。

  董建华

  1996年12月11日,香港第一任特首选举。在四百人组成的特首推选委员会中,董建华成功击败了三名对手:杨铁梁、吴光正及李福善,胜出香港特别行政区首届行政长官竞选,12月18日接受国务院的委任。在首任五年任期完结后,在没有其他候选人竞逐下,于2002年7月1日成功连任,原于2007年7月1日任满,但在2005年3月10日以健康理由向中央人民政府请辞,3月12日获接纳,后当选为全国政协副主席。在任内曾爆发多场大规模示威、他的多项政策受到争议、要求普选的声音亦转趋强烈。

  撒切尔夫人

  如果说,中方解决香港问题的灵魂人物是邓小平,那么英方则是首相撒切尔夫人。

  平心而论,铁娘子(iron lady)在谈判桌上不敌邓公,也不能全归咎于她的个人能力与谈判技巧。毕竟,中方公理在手,国力在后。其实,从香港问题最终的解决方式来看,作为“日不落帝国”的后代,铁娘子还是显示了灵活务实的政治智能和策略,最终顺应了历史大潮,为中英两国共同完成香港平稳回归中华的伟业,作出了贡献。香港的和平回归,也为国际上通过和平谈判解决历史遗留问题提供了借鉴。

  彭定康

  1992年出任第28任香港总督,一直至1997年6月30日中国恢复对香港使主权前一日为止。彭定康上任后不久便与中国陷入恶劣的关系。1992年10月,彭定康发表了任内第一份施政报告(3万字“政改方案”),报告涉及加快香港的民主步伐。但中国政府随即大表不满,指出改革未曾咨询中央意见。时任港澳办主任的鲁平更斥责彭定康是“千古罪人”。而彭定康自宣布政改方案以后,再没有被邀请与中国领导人会面。

  贺维

  1982年中英开始香港问题谈判,贺维时任英国外交大臣,成为中英谈判中的关键人物。在中英历时两年的谈判中,贺维多次访华,并受到邓小平的会见。邓小平1984年7月31日与贺维的谈话,成为阐释“一国两制”的经典性文件。中英开始就香港前途的谈判后,贺维与当时的英国驻华大使、英方代表团团长柯利达,同被认为是“亲中派”。应当说,在促使撒切尔夫人放弃其“主权换治权”的立场上,贺维与柯利达起到了一定作用。

  由于在欧洲一体化问题上与撒切尔夫人意见相左,1990年11月1日,时为副首相的贺维辞去在政府中的所有职务。1992年,贺维被封为终身贵族。

  柯利达

  如果说撒切尔夫人是中英谈判英方幕后总指挥,那么,谈判前期英方处于谈判一线的领军人物则是柯利达。

  1982年秋谈判开始时,柯利达以其英国驻华大使的身份被任命为英国代表团团长,直接参与谈判。